速溶综合研究所 心理公开实验室

关于心理实验室

心理学小知识

  • 变态同事
  • 对象是自恋者?
  • 反直觉
  • 心理误区x10
  • 告别焦虑
  • 关于恐惧
  • 亲密关系
  • 如何做决定

同事是精神变态者的5个信号 6招判断你的恋爱对象是不是自恋者 10项相当反直觉的心理学结论 10个心理学中广为相信的误区 如何鉴别焦虑症 不让恐惧控制你 如何在亲密关系中获得真正的安全感 如何做决定不那么难

  • 文章信息

    作者:Kevin Bennett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电影和电视中总是把连环杀人犯描述成 疯狂的精神变态者(Psychopath)。所以这造成了一种误解,让人们普遍认为精神变态者和连环杀人犯之间存在联系。然而事实却是,精神变态者、反社会者和反社会人格障碍者相比连环杀人犯来说,相对更加普遍。连环杀人犯极其稀少,因为他们身上一般会同时表现出多种心理疾病,例如反社会人格障碍、自恋、非正常性爱好(窥视癖、摩擦癖、爱露癖、虐待狂、受虐狂等)。从统计上来说,精神变态者是连环杀手的概率还是非常低的。

  很难说到底有多少人是精神变态者,但是如果成千上万的读者读到这篇文章的话,我觉得其中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精神变态者。大概15%的男囚犯符合精神变态的诊断标准。这个统计结果说明了在现实生活中这种病会让你变成什么样的人,对那些缺少重要他人(家长、老师、朋友)的人来说尤其需要注意,因为这些重要他人会给你提供支持,并在你出现品行障碍的初期进行干预。

  在《行为科学与法律》(Behavioral Sciences & the Law)杂志上的一项研究指出,3%的领导在精神变态特质上的得分很高,而普通人群中带有精神变态特质的人仅占1%。

什么是精神变态?

  从诊断方面来看,精神变态、反社会和反社会人格障碍还是有些相似的,但是只有精神变态收录在了《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中。精神变态的成因既有遗传方面的因素,也有环境方面的因素。被诊断为精神变态的男性多于女性,且症状多在20多岁的时候显现。

  鉴于精神变态者有时会拥有非常积极的社交品质,这经常削弱我们鉴别他们的能力。为了鉴别你的同事是否有精神变态的倾向,我在下面列出了5种信号。

精神变态的5种信号

  • 1. 喜欢寻求刺激

      精神变态者喜欢的活动往往含有因非法或者饱含恶意而导致危险或冒险的成分,因为他们很少在乎个人安全或者他人安全,所以他们会试图让周围的人一同犯险。在有些情况下,这样做看起来乐趣多多,但是别人一旦发现这样做是多么的有悖常理,就不会这么认为了。比如,“我觉得好无聊啊,要不我们开车去61号公路,然后怼一怼其他车怎么样?”再比如,“让我看看你在不开车灯的情况下能沿着这条没有灯的马路开多远。”

      并不是所有精神变态者都会参与违法活动,但是他们都擅于怂恿别人一起参与危险而不恰当的冒险。

  • 2. 拥有流于表面的魅力

      在一段关系开始时,精神变态者受人喜爱是非常常见的。他们经常设计一个迷人的形象。他们的交谈充斥着流于表面的魅力、精彩的对白、睿智的评论和引人入胜的故事。当别人意识到这种精心设计的风格之下其实没多少内涵时,他们“魅力”的的外衣也就脱落了。

  • 3. 缺少良心

      当你捡到一个钱包时,你头脑里的小声音会催促你交还失主,但是精神变态者却几乎听不到这种小声音。他们体验移情、愧疚、同情和怜悯的能力似乎受到了影响。这种情绪缺失可能是别人最早注意到的信号。让精神变态者承担责任是很难的,相反他们一般会去责怪别人,即使是那些他们刚刚伤害过的人。

      在有些情况下,他们可能会表现出富有同情心的意向。他们有可能学会在情绪性的情境中如何恰当说话,但是在他们令人舒服和宽慰的话语背后却没有一点儿诚意。这导致一些专家把这一现象称为:“他们知道歌词,却听不懂音乐。”

  • 4. 自恋

      自大是精神变态者身上一再出现的特征。有些人可能达不到临床上自恋的诊断标准,但是他们却在不合常理的情况下表现出了近乎傲慢的自信。“尽管我从没干过这事儿,但是我确信没人能比我做得更好。”因为他们对自己的重要性和竞争力有着过于膨胀的感觉,这驱动着他们追逐权利、名声和地位。

      有些情况下,他们会曲解关于他们潜力的观点,且很难像他人那样来看待自己和自己的才华。这导致精神变态者认为,在他们通过自己的手段爬向金字塔顶端的时候,正常的法律和规则对他们来说并不适用。

    5. 他们是操控者

      试想有一天,在你上班的时候你一个朋友打电话警告你说,她刚刚看到你的狗从你家出来并沿着一条路跑了。震惊不已的你不得不早早下班回家以便能找到它。当你到家的时候,它在家里睡得正香呢,根本没有出去过的样子。这让你一下子释然了,然而你也开始困惑:你朋友是故意这么告诉你的,还是他认错了狗?

      精神变态者热衷于控制他人,哪怕仅仅为了得到一个情绪反应也不惜撒谎和欺骗。他们的控制不见得能获得什么实在的回报,只不过他们很难控制自己去操控别人的冲动罢了。

      心理学上的操控也包括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奉承别人和表达愧疚。在上面关于狗的这个例子中,你可能会打电话感谢你朋友对你家狗的上心,还好一切相安无事。你朋友会奉承你道:“你对你们家狗狗太好了!”

      精神变态者最终得到的东西就是发掘出了你的同理心,并强迫你意外地下班。这种细微而有效的操控方式一般很难印证。你怎么能在你朋友试图帮助你的时候指责他们撒谎呢?最好的对策就是时刻警惕并总结日后类似行为的模式。

  • 文章信息

    作者:Melanie Greenberg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自恋者遍布我们身边。他们存在的形式多种多样,他们的自恋既有比较良性的,也有十分恶性的,他们主导着真人秀节目、政治大选以及全球的电影和音乐。尽管远远看起来,他们有魅力、有娱乐精神、敏捷而幽默,但是你可能并不想跟他们恋爱或者结婚。如果你已经在跟一个自恋者约会了,你会发现发现自己十分困惑,开始自我怀疑,同时觉得自尊遭到了践踏。不幸的是,在恋爱和婚姻中遇到自恋者的概率还是蛮大的,他们往往拥有迷人的外表和智商,并且热衷于追逐自己的需求,这意味着他们可能将你卷入进一段亲密关系,让你感受到他们疯狂的爱,吞噬你,然后很快再将你吐出来。如果你是一个美丽而缺乏安全感的人或者是一个习惯于在爱情中付出的人,那么你就是自恋者的主要目标。

  所以如何才能避免自恋者的诱惑呢?关键在于要尽早识别出他们并全身而退。

    自恋的定义

      “自恋”最早来源于一个希腊神话,一位名叫纳西索斯的猎人因其外表的美丽和对他人的蔑视而闻名。有一天,纳西索斯爱上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因为不知道这是自己的倒影,纳西索斯企图拥有那个完美的“人”,于是他就淹死了。现在,我们用自恋来形容那些傲慢、浮夸、自私和表面上迷人的人。自恋有一个谱系,有的自恋是良性的,甚至可以成为社交方面的优势,而有的自恋就比较病态。

       被用于很多研究中的《自恋人格量表》既可以测量健康的自恋,也可以测量不健康的自恋。而《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则把自恋型人格障碍列为一种长期的心理不健康状态。自恋谱系中健康的一端是像“权威”“强健”“自我满足”等有助于在企业中晋升或者成为巨星的自恋特质,而自恋谱系不健康的另一端则是像“理所当然欲”“表现欲”“剥削欲”等特质,这些特质让自恋者很难维持长久的亲密关系。“理所当然欲”意味着自恋者认为自己值得得到特殊对待和其他人没有的额外权利,一般情况下这些权利都是不合理的。“表现欲”意味着自恋者喜欢炫耀,一般情况下炫耀的方面也不太合适。“剥削欲” 意味着自恋者会利用他人来实现自己的目标或满足自己的需求,而并没有把别人看成是有内在价值的人。这些特质解释了为什么跟自恋者恋爱的人往往觉得对方看不到自己或者不尊重自己。

       如果你的恋爱对象具备以下特点,那么Ta很可能就是个自恋者。

自恋者的6种特征

    1.特别重视外表

      自恋者总是忙于很肤浅的生活状态,他们为了保持体形和美貌,往往不惜牺牲其他更重要的内在价值。他们往往沉溺于购物、美甲或者为了练肌肉而花费大量时间在健身房。他们呈现得很好,却很难跟别人互动得很好。如果你从一个人的外貌断定Ta是一个自恋者,那么Ta很可能就是一个自恋者。在一项研究中,研究者让被试填写了自恋方面的量表然后给他们录了像。不认识这些被试且不知道被试自恋分数的观察者仅仅通过照片就能判断谁是自恋者。自恋者更有可能在外表方面花费大量时间、化妆、秀乳沟、拥有有肌肉的手臂。正是因为有这些特征,所以人们一般认为他们的外表很有魅力。所以,以后如果有身材颀长的帅小伙请你喝饮料的话,那么他很可能是个披着羊皮的自恋狩猎者。

    2.自恋者是感觉寻求者

      很多自恋者都是冒险者。他们不喜欢束缚,对常规事情也提不起兴趣。他们会在工作、亲密关系、性行为或锻炼方面寻求刺激和挑战。很多自恋者喜欢游历以获得新奇而“特殊”的体验。他们喜欢拥有漂亮的东西(当然也包括漂亮的人)。自恋者可能是美酒或者艺术收藏家、运动员、位高权重的律师、证券交易员、模特或者医生。很多自恋者会成为成功的企业家是因为他们喜欢做秀,也因为他们对建立各种各样的帝国很感兴趣。研究者发现自恋者性生活的花样更多,也更容易沉溺于毒品和酒精。他们在戏剧方面也往往很成功,因为他们讨厌被人忽视。

    3.所有东西都是关于Ta

      自恋者如此沉醉于自身、自己的目标和自我的满足,以致于他们很少或者几乎不会关注作为伴侣的你。当你们第一次约会时,Ta会特别地慷慨、大方,Ta会把你当作注意力的中心,热情地恭维你,送你昂贵礼物,请你吃大餐。但当Ta意识到已经拥有了你时,你对Ta来说就不是一个闪闪发光的新物件了。 他们可能是好色之徒,一直在寻找一个更有吸引力、更有趣、更配得上自己的人。他们一般很难兑现承诺或者不愿意自己的选项受到限制,或者Ta跟你同居时却指望你承担所有的家务活,并且还抱怨你做得不够好。为了取悦自恋者或者达到自恋者的严格要求,他们的伴侣往往会挣扎几年,然后最终放弃并离他们而去。

    4.自恋者可能不了解你的感受,他们也不在乎

      有两种方法可以跟其他人的感受和经历产生共情。认知上的共情意味着你能以一种理智的方式理解他人。情绪上的共情意味着你能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能够深切理解别人的感受,对他人充满关爱与同情。 有些研究显示,如果你让自恋者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并站在别人的角度想问题,他们能够理解别人的想法,但是这并不是他们的默认模式。另一方面,自恋者在情绪上的共情能力很差。如果你告诉自恋者说自己被他们伤害到了并且有正当的理由生气,他们就会简单地走开并假装没有听见,或者变得暴怒并开始防御。如果你见过自恋者如何发飙,那绝对不是一个美丽的画面!你会因为跟他们无关的原因而感到担心,他们可能只会告诉你你反应过激了,克服了不就好了,或者他们压根儿不了解你一开始是怎么陷入这种情况的。自恋者的大脑更不容易跟别人产生共情。有些脑研究发现,自恋者左前岛叶的灰质比正常人更少,而这部分脑区跟共情和同情有关。

    5.他们从来不负责任

      自恋者是为自己伤害别人、忽略别人的行为推脱责任的专家。有些心理学理论认为自恋者构建了一个“错误自我”,为了抵御羞耻和脆弱可能引起的感受,这个“错误自我”让人感觉自己在各方面都非常优越。研究发现,尽管自恋者报告了高度的外显自尊,但是一旦测试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他们就会显示出非常低的内隐自尊。很多自恋者都出生于这样的家庭:只有当他们表现非常好的时候才会得到爱、表扬和关注,他们需要不停照顾父母的情感需求,他们的所作所为都要给家人长脸。这就导致他们会批评和指责别人的不完美会威胁到自己。

    6.自恋者只说不干

      有些自恋者可能会说Ta关心你,可能会为自己不好的行为道歉并坚定地声明以后会做得更好。但是,他们却依旧如常。这个可能与他们很难控制自己的冲动有关——有些脑研究发现,大脑皮质和边缘系统某些区域的缺陷导致自恋者很难管理负性情绪并控制冲动。因此,尽管自恋者有好的意图,Ta却很难保持一致,总是分心去做更容易得到回报和满足自己需求的事情。

      读完这篇文字,你就能更好地判断你的伴侣是不是自恋者。如果Ta是,你会觉得Ta是诱人的、让人兴奋而紧张的,或者他们傲慢而看不起别人。人们很容易被自恋者激发的肾上腺素所迷惑,也很容易对自恋者做出的承诺信以为真。但是你要意识到,自恋是一种跟基因关联很强的生物学行为模式,这使得自恋者很难成为一个人忠诚而值得依赖的长期伴侣。

  • 文章信息

    作者:Christian Jarrett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最让心理学家反感的一句话就是:“这不是常识吗?”不,至少下面列出来的就不是。确实,很多心理学研究结论只不过是证实了常识性的知识,但是如果不进行实验,我们也不知道哪些常识能够接受住科学严苛的考验。

  下面就是10项相当反常识的心理学研究结论。

    1. 自我激励的励志语可能坏处大于好处。

      如果你是个低自尊的人,你最好少使用“我是一个可爱的人”之类的励志语。200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朗读这句话对于缺乏自信的人来说没有一点儿用。实际上,他们感觉更糟糕了,这种重复性的话语有可能自动激发了他们的抵触心理。类似地,有研究表明,积极的幻想也可能适得其反。人们会认为将目标可视化会让一个人的心态变轻松,以致于会低估自己与目标之间的障碍。

    2. 用我们喜欢的“学习方式”来教学,并不能让我们学到更多。

      这个观点认为,如果老师按照我们喜欢的模式来教学,我们会学到更多,比如通过视觉资料、多听、多做等。但是,心理学研究经常发现:我们偏爱的学习方式经常不会让我们学到更多。2008年的一项综述是这样说的:“目前尚无足够证据证实应该把对学习方式的评估纳入到常规的教育实践中。”

    3. 在经济学游戏中,罪犯表现出了合作和亲社会行为。

      我们很容易将犯法的人妖魔化。然而,最近一项研究的结果却证明了这种看法是多么短视,这项研究中使用了能够测量公平和合作的经济学游戏。 研究者观察了罪犯在“囚徒困境”游戏中的表现,实际上,罪犯比本科生表现出了更多的合作。同样地,另外一项研究也显示,有犯罪记录的人在独裁者游戏中表现出了跟没有犯罪记录的人一样多的亲社会动机(平分金钱)。

    4. 克制愤怒可能对你有好处。

      民间智慧告诉我们:发泄愤怒比克制更好。实际上,容易发火的人也更容易伴随健康问题。有研究表明,在击打沙袋的时候同时想着那个让你发火的人实际上会让你更生气。当然了,制怒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能够建设性地表达愤怒也可能是一件好事,但是像俗话说的“完全发泄愤怒总是更好的选择”,却是有很大缺陷的。

    5. 我们的很多决定都是无意识做出的。

      除非我们很疲惫或者喝醉了,否则我们会一直认为自己绝对控制着自己的选择,是我们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故意做出这些选择的。最近关于“选择盲视”的研究则对我们的常识提出了挑战。在2005年的一项研究中,被试需要从连续出现的照片组中找出一张自己认为最有吸引力的照片。当实验者用巧妙的手法将被试选择的照片换成他们没选择的照片后,被试没有察觉到变化,还是指向先前的选择(其实现在已经是另一张照片了)。

    6. 互补不会产生吸引。

      当涉及亲密关系的时候,人们总会想到一个警句:“互补的人互相吸引。”当然也有例外,但是大量的研究强调我们会被跟自己相似的朋友或恋人吸引,不管是外貌相似、性格相似、兴趣相似,还是信念相似……同质性让我们互相吸引。举两个例子来说,2010年的研究表明,人们会认为在自己外貌基础上的变体图像更具有吸引力。2011年的一项研究表明,人们倾向于选择坐在跟自己长得相似的人身边。

    7. 红酒专家不知道自己闻的是红酒还是白酒。

      有很多研究是关于专业特长的缺陷的(比如,政治权威在预测选举结果方面几乎毫无用处)。2001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只要把白酒染成红色,就会让处于实习期的品酒专家误认为这是红酒。这项研究颠覆了我们认为感官大部分都是分离的认知。事实上,直觉经验来自于感官经验的混合,比如麦格克效应。

    8. 在团队中包括自恋者会对你们有益。

      我们一般都会对自恋者避之犹恐不及,但是,2010年的一项研究却发现,自恋者却可以在创意团队工作中发挥好的影响。当一个4人组成的小组被要求提出改进公司效益的新方案时,如果小组中有两个人是自恋者的话,这个小组的表现会最好。研究者认为,有些自恋者的出现会让小组内部产生良性竞争。

    9. 即使告诉一个人他吃的是安慰剂,对症状也会有效果。

      安慰剂的神奇效果就是——我们的信念可以治愈我们的身体疾病。更令人吃惊的是,即使告诉一个人他吃的是安慰剂,他也会觉得有所好转。2010年的一项对肠易激综合症患者的研究表明:“如果用一个合理的理论来解释对患者进行的无效干预时,也会产生安慰剂效应。

    10. 孕期抑郁可能对孩子有利。

      很多研究表明孕期压力过大存在很多负面作用。但是深入挖掘一下,你会发现很多有趣的结果。比如,2012年的一项研究就发现,孕期抑郁与孩子出生后3到6个月时的高功能相关。这是在母亲的抑郁症状持续到产后的特定环境中发现的。这个研究与“可预测性适应反应模型”一致,该模型认为,如果在分娩后遭遇逆境,子宫内遭遇的逆境可能产生适应性的优势。

  • 文章信息

    作者:Christian Jarrett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从某个角度来说,每个人都是业余心理学家——我们会得到关于人类的第一手资料,我们也花费数年来观察自己和他人在不同情境下的行为。人类直觉催生的“大众心理学”有时候会跟科学心理学有重合,但是大部分情况下并没有交集。有时候公众会对某些错误的心理学信息深信不疑,并固执地坚持。所以有必要来解开这些迷思,这不仅是为了澄清迷思,也是因为它们的存在会造成污名和刻板印象,也会误导像教育和政策制定等方面的公共政策。

    1. 如果根据我们喜欢的“学习方式”来教学,我们学到的会更多。

      这个观点认为,如果老师按照我们喜欢的模式来教学,我们会学到更多,比如通过视觉资料、多听、多做等。一项对英国教师的研究发现,96%的人信奉这个准则。但是,心理学研究经常发现:我们偏爱的教学形式经常不会让我们学到更多,因为教学经常根据材料性质的变化而变化。也有针对学习方式的定义和测量而进行的研究。结果发现,大部分测量学习方式的量表可靠性并不高,而且它们跟一个人真实的学业成绩也不怎么相关。

    2. 人类记忆就是对所发生事情的录像。

      把记忆比作录像是很不恰当的,因为这就相当于认为记忆是准确而持久的,而这是很不切实际的。我们的记忆实际上是对所发生事情的扭曲录像,会随着时间变化而变化。几年前对近2000人的研究发现,63%的人认为“记忆就像一台摄像机一样工作”。这种错误的理解加深了相关的误解,比如,我们会思考一个目击者的证词的可信度有多高。很多法官和警务人员认为,目击者对自己的记忆越自信,他们的记忆就越真实,然而心理学研究发现,对记忆的自信和记忆的准确性之间不存在相关或者只存在微弱相关。

    3. 暴力犯罪者通常有心理疾病。

      当一个有心理疾病的人犯罪后,媒体就会过度感兴趣。难怪一项调查显示,大部分人认为有心理疾病的人天生就是暴力的。

      实际上,正如斯科特 ·利林菲尔德 (Scott O. Lilienfeld)和同事在《心理学的50大奥秘》 中所说:“90%以上患有心理疾病的人不会犯罪,而大部分的罪犯其实并没有心理疾病。”有些特殊的情况(有些疾病会导致人产生幻觉,他会觉得有人指挥他去作奸犯科)会增加犯罪的风险,但是这种情况非常罕见。2011年的一项综合元分析得出结论说:“35000位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的高危病人可能需要被长期监视或者被关起来,以防一个病人将另一个病人杀死。”

    4. 群体中的个人会变得更傻、更危险。

      在大规模紧急事件发生时,媒体习惯于用“盲目而惊慌失措地狂奔”来形容群体。这暗示,当我们置身于一个大群体中时,我们就失去了理智。关于群体行为的心理学研究反驳了这种描述。研究发现,事实上,惊慌失措一般很少见,而人们更倾向于待在现场援助他人。当人们共享一个群体身份时,他们更乐意于合作。心理学家约翰·德鲁里(John Drury)和同事部分基于对经历过真实的大规模紧急事件的当事人(比如演唱会踩踏事件)的访谈而得出的结论对紧急事件方面的权威有借鉴意义:“我们应该相信群体在紧急事件发生时可以以更加文明的方式作出行动,而不是像我们以前认为的那么惊慌失措。”

    5. 自闭症是由“破碎的”镜像神经元引起的(以及其他关于自闭症的迷思)。

      著名的加利福尼亚神经科学家拉玛钱德朗(Ramachandran) 在2011年的作品中写道:“自闭症的主要病因是紊乱的镜像神经元系统。”当我们做一件事或者看别人做一件事的时候,镜像神经元会做出反应。关于自闭症的“破碎的镜像神经元”假设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观点,吸引了大量的报道,也经常被科普作家引用。然而2013年的一项综述却发现,25个相关研究并没有得到证据来支持这项理论假设,2016年的研究也提出了更加反对的证据。这只不过是一个关于自闭症的误解,另外还存在不少其他误解,比如认为自闭症是由疫苗注射引起的或者得自闭症的人都有特殊的天分。

    6. 视觉依赖于眼睛发出的信号。

      实际上,人类的视觉依赖于射到视网膜上的光线。然而大众普遍认为,视觉的作用机理是反过来的,即光是由眼睛发出进而进入外界的。例如,1/3的大学生认为我们看见东西时有光从眼睛里出来。这种误解为什么这么深我们并不知道,但是我猜,从一个客观的视角来说,东西看上去就是“在那里”,而且人们经常会体验到一种“被盯着”的感觉。有控制组的实验表明,尽管很多人认为别人在盯着自己,但他们没法检查别人是否在盯着自己。

    7. 斯坦福监狱实验说明错误的环境能让任何人变坏。

      1971年的斯坦福监狱实验是著名的心理学实验之一。当时的实验者把大学生随机分配到囚犯和狱警的角色,最后因为狱警变得具有虐待性而不得不终止实验。心理学家菲利普·津巴多设计这项实验的目的就是看情境动力学因素能否使任何一个人变坏。这种“坏桶”而不是“坏苹果”的文化基因已经进入了公众意识。津巴多甚至作为专家证人而为现实生活中一位被指控有虐待行为的狱警进行了辩护。但是斯坦福监狱实验有很多缺陷,而且也被曲解了。最近有研究(比如BBC监狱实验)显示,同样的情境也会促进合作行为而不是暴政(这取决于人们是否认同他人和如何认同他人)。可惜的是,很多现在的心理学教材依旧对斯坦福监狱实验进行一种简单的、没有批判性的解释。

    8. 绝大多数的家暴都是男性施加的。

      2014年在英国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65%以上的人认为绝大多数的家暴都是男性施加的。很容易理解为什么男性要对大部分家暴案例负责,毕竟他们块头儿更大、身体更强壮。但是官方数据显示女性对男性施行的家暴也是一个大问题。举例来说,美国“全国亲密伴侣和性暴力调查”发现,1/4的男性经历了身体暴力、强奸、被伴侣骚扰(1/3的女性报告了相关经历),而这些暴力行为中的83%都是由女性施加给男性的。这不是为了削弱男性对女性家暴的严重性,而是让我们意识到另一种同样重要但不为人知的事实:女性也会对男性施暴。

    9. NLP是科学的。

      实际上,接受NLP(神经语言编程)训练并倡导使用它的心理学家人数并不多。而认为NLP是一种要么基于心理学要么基于神经科学的看法是错误的。实际上,这个经常被营销为“实现更多个人成功”的系统是由两名自助心理导师在20世纪70年代发明的。他们只是在观摩了心理治疗师与客户的互动后简单自创了一些心理学规则。NLP充满了明明错误但听上去很科学的主张,比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优先的“表征系统”来思考外界,而影响他人的最好方式就是运用与他们相同的表征系统。一个查阅了所有NLP主张的调查发现,NLP的绝大多数主张都是废话。大部分情况下,这些主张是无害的。但是2013年,一个慈善机构竟然呼吁为在战争中受过创伤的老兵提供基于NLP的治疗。

    10. 心理疾病是由于脑内化学物质不平衡引起的。

      美国前些年的一项调查发现,80%的受访对象认为心理疾病是由于脑内化学物质不平衡引起的。事实上,如果你去问任何一个精神科医生或者神经科医生,他们如果诚实的话,肯定会告诉你根本没人知道大脑中化学物质达到平衡是怎样一种状态。这种迷思部分来自于抗抑郁药物会改变大脑中神经化学物质的水平,但这并不意味着脑内化学物质的失衡就是病因。这个理论深受心理疾病患者和心理健康人士的支持,因为这赋予了药物治疗抑郁和焦虑等疾病以医学合法性。但是,研究表明,对心理疾病进行生物学解释会使得污名化更加严重——比如说,这种说法会鼓励我们认为心理疾病永远不能被治愈。

  • 文章信息

    作者:David J. Bookbinder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Anxious”是个有两种含义属性的词汇。有时候它表达一种带着渴望的兴奋,当我们在电话里听说一个好朋友要过来拜访时,我们会说:“I’m anxious to see you!”有时候它的含义就有些黑暗了,比如当我们担心考试结果的时候,我们会说:“I’m anxious about that test.” 我们把‘anxious’的第二种含义称为‘焦虑’,而我们每个人都会有感到焦虑的时候。”

  通常情况下,“anxious”的两种含义都是我们对转瞬即逝的、有时间限制的事件的反应。但是焦虑对我们生活的影响其实很大,如果没有引起注意,焦虑有可能会主宰我们的生活。

焦虑症比人们认为的更普遍

      焦虑症是美国最普遍的心理健康问题之一,被焦虑症困扰的美国人口包括超过4000万的美国成人和全美1/8的儿童。 有些专家给出的数字更高,因为很多人压根不知道自己得了焦虑症,或者被误诊了,或者即使确诊了也没有去寻求帮助。

       在我咨询的案例中,几乎所有的来访者都存在某种形式的焦虑症。有时候,焦虑是他们来找我的主要原因,有时候焦虑只是隐藏在其他主要问题之下的潜在问题。

       很多焦虑的人知道自己患有焦虑症,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自己患有焦虑症。他们的想法总是灾难化的,总觉得会发生坏事,担心人们对自己评头品足,或者仅仅是因为担心一切是否如常而夜不能寐。

       以上的感觉对他们来说很正常,因为他们所习惯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但是实际上并不一定非要如此啊。其实,患有焦虑症的人在经过治疗、获得支持或者采取一些自助方法后还是会痊愈的。

担心和抑郁症之间的区别

      焦虑症与担心并不是一回事,担心新情境或者不确定的情境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担心害怕可能存在潜在威胁的情境就更加正常了,因为这样做有时候还能救你命。对考试表现的担心会促使你更加用功地学习;担心你前面不按交通规则驾驶的司机会让你开车开得更稳;担心开车的时候遇到暴风雪会让你选择一个安全的好天气再出发。

       并不是担心特别多的人就患有焦虑症。一个人感到焦虑的事情有很多,比如工作强度太大,睡眠太少,喝咖啡太多或者血糖太低,等等。

       正常的焦虑或恐惧与焦虑症的最大区别就是焦虑症包括特定形式的慢性焦虑,而且会对我们的正常生活造成干扰。

7种具体的焦虑症

      焦虑症种类繁多,彼此的症状也不尽相同。有的焦虑症患者可能存在大量惊恐发作,有的焦虑症患者可能只是特别怕狗,而有的焦虑症患者会对几乎所有事情都担心不已。

       但是所有的焦虑症患者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所害怕或担心的情境对大部分正常人来说都是不值得害怕或担心的。下面教你识别不同种类的焦虑症。

  • 1. 社交恐惧症

      大部分患有社交恐惧症的人都害怕在与人交往时会变得尴尬或者担心被评价。在人多的地方,他们会出现脸红、舌头打结、脑袋里一片空白、心率加快等症状。他们会尽一切可能避免出现在社交场合中。

  • 2. 特定恐惧症

      有特定恐惧症的人会莫名地害怕特定的动物(如狗、蜘蛛等)、自然事件(如打雷下雨、很高的地方、开阔的空间、封闭的空间)以及正常世界中的其他部分。他们往往为了避免这些特定事件而走极端。

  • 3. 广泛性焦虑症

      患有广泛性焦虑症的人会在大部分时间里感到紧张、焦虑,经常有末日来临感、无助感,他们呼吸急促、心率加快,易出汗、颤抖,有想恶心或呕吐的感觉,颈部或/和肩膀会有紧张感。

  • 4. 惊恐障碍

      患有惊恐障碍的人往往会经历突如其来的严重焦虑,发作期间会有濒死感、窒息感。他们会尽力避免可能引起自己惊恐发作的地方,因而可能会最终导致对特定场所的恐惧症。

    5. 急性应激障碍或者创伤后应激障碍

      这两种焦虑症一般发生在目睹或经历了物理性威胁(如车祸、地震、强奸)后,症状包括令人不安的症状、事件的闪回、睡眠障碍或者注意力障碍、感觉紧张或麻木。急性应激障碍的症状一般发生在创伤事件发生后的一个月内,而创伤后应激障碍一般开始得要晚一些。如果不进行治疗,症状可能会持续数年之久。

    6. 疑病症

      也叫疾病焦虑障碍,患有疑病症的人总是担心自己得了实际上并没有得的疾病。他们会把很轻微或者想象出来的症状灾难化到自己得了非常严重的疾病的地步。比如,即使只出现了小小的头痛,他们也觉得自己得了脑瘤。

    7. 强迫症

      患有强迫症的人往往过分地检查,在不需要数数的时候控制不住地数数,以及做一些其他仪式性的行为。如果不这么做,他们就会感觉特别焦虑。

       在我的工作中,我遇到最多的就是广泛性焦虑症和急性应激障碍的情况,当然,其他的焦虑症患者我也遇到过不少。有时候,来访者可能不止患有一种焦虑症,比如,疑病症和广泛性焦虑障碍就常常一同出现,社交恐惧症和完美主义(尽管它不算是官方意义中的“焦虑障碍”)往往一同出现。

焦虑症的信号

如果你存在以下症状中的多项症状,你可能就已经患上了焦虑症:

  ◆你总是担心或紧张;

  ◆你有无法摆脱的非理性的恐惧;

  ◆你总是觉得如果不按照一种特殊方式行事,坏事就会发生;

  ◆你会尽量避开那些让你焦虑的情境或活动;

  ◆你存在不可预知的突发心跳;

  ◆你总是预期最坏的情况发生;

  ◆你发现入睡或者维持睡眠很困难;

  ◆你的肌肉总是很紧张;

  ◆你经常感到心烦意乱;

  ◆你对自己的期望比大多数人都高;

  ◆你更倾向于关注你的健康和个人问题而不是你生活中的其他事情;

  ◆你的焦虑已经影响到了你的工作、生活和学习等社会功能;

  ◆你存在下面至少一项躯体症状:心砰砰跳,即使没有运动或者气温高的情况下也会出汗,头痛,频繁的胃痛或腹泻,头昏眼花,呼吸急促,颤抖等。

有的焦虑症更难分辨

  以我的经验来看,创伤后应激障碍往往最不容易分辨,因为它的症状并不总是很明显地符合标准定义。创伤后应激障碍看上去可能像抑郁、其他类型的焦虑、多动症或者很多心理健康问题的集合。

   举个例子:我曾经遇到过这么一位来访者,她看上去在几个月内循环经历了多种焦虑症。首先,她表现出了典型惊恐障碍的症状,我们一起很快将其克服。然而,强迫症紧接着出现了,我们再一次以打破记录的速度解决了症状。可是,非理性的恐惧和侵入性的、令人不安的想法又紧随其后了。

   花了几个月后我们才明白,她其实正在被童年创伤后遗症折磨。她患有所谓的“游离性焦虑”——这种焦虑会无意识地附着到其他种类的焦虑症上。帮助她的切入点就是她本身是心理学专业出身的,对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都比较了解。她虽然记不太清常见焦虑症的症状了,但是这给她的游离性焦虑症提供了附着点。当我们努力地解决了她的童年创伤问题后,她所有的焦虑症状也就迎刃而解了。

  • 文章信息

    作者:Linda Sapadin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有些孩子一出生就充满勇气、自信和胆量。然而,我却不是其中一员。我生于恐惧,天生敏感而害羞。有很多事情会吓到我。我总是担心会发生严重的事情,比如如果必须要在一场战争中作战,那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当然我也会担心同龄人经常担心的问题,比如别人对我会不会有好印象。

   我依然记得我有次哭着回了家,就因为我的二年级老师说我撒谎。我撒谎?我明明就是一个体谅别人、对别人友善、愿意帮助他人的好孩子好嘛!我的老师根本不知道,即使我想撒谎,我也会因为太担心而不敢撒谎。

   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今天的我已经是个自信、有能力而且很有勇气的成年人了。我现在的很多经历会让我感到很棒。这些经历有些很不寻常,比如在乌干达的山上跟我儿子一起追踪大猩猩,或者接受国家电视台的采访。而另外一些经历对于以前的我来说算是很勇敢了——不用担心别人的想法而直抒胸臆、质疑权威数据、为了增长知识而去学习那些原来看似不可逾越的东西。

   现在的大多数时间里,恐惧已经不能控制我的生活了。如果它们还继续控制着我的话,我连现在一半的事情都完不成。恐惧也不再在我大脑里占有一席之地了,因为我有更棒的东西需要思考。说实话,恐惧并不只存在于我过去的生活中,相反,我现在的生活也仍有恐惧存在,但是我已经学会了利用机会去到从未探索过的领域。在我探索的过程中,我既害怕又兴奋——兴奋是恐惧的另一面。尽管仍旧有顾虑,但是我会深呼吸一口并对自己充满信心。

   现在,我已经学会了很多克服恐惧的策略。如果你想像我一样更勇敢地生活,可以对照下面的信息看看你属于哪一类,并跟着学习一下我的方法。

  

    1. 撤退到安全的地方

      下意识地退回到安全地方的恐惧反应会让你卡在你原来的地方。当一个激动人心的机会出现时,你不是对这个机会,进行仔细思考,而是立即认为:“我做不来。”你明明总是坚持安全和舒适的东西,竟然还抱怨说激动人心的事情从来不在自己身上发生。

       你该做什么: 不要想“我做不来。”,而是想“我可以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思考一下这个机会然后决定该怎么做。”即使你不想一头扎进游泳池的最底部,但是你可以先进入比较浅的地方,然后慢慢移动到你觉得相对舒适的区域。

    2. 有很多“如果……会怎样”的问题

      询问一系列“如果……会怎样”的问题会妨碍你采取行动。“如果事情没有按照预期进展怎么办?如果我失败了怎么办?”不必费心回答这些问题,它们只会激发你的焦虑,然后阻止你继续。

       你该做什么: 用较为实际的、理性的回答来应对你自己提出的“如果……会怎样”的问题。涉及澄清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以及你如何处理这些问题的回答会让你更加有决断力。

    3. 把危险灾难性化

      你总是想象灾难性的后果:认为自己头痛是因为得了脑瘤;认为你做的飞机会被劫机。尽管这些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但是你却仍旧关注它们。

       你该做什么: 进行自我对话,告诉自己发生这些恶果的概率就跟你中彩票的概率一样小。想想“你最近赢过几百万的彩票奖金吗”这个问题,是不是就会让你不那么焦虑了?

    4. 优柔寡断

      因为你太害怕做错决定了,所以你压根就不做决定。当你的水管漏水时,你根本没法决定打电话让哪个修理工来修理。所以,你没有打电话。所以本来轻微的漏水最终发展成了一场灾难。

       你该做什么: 想象你站在路边的一个岔路口上,你可以选择往左走,也可以选择往右走,或者你也可以选择永远站在这个岔路口上。这个想象会让你意识到不做任何选择实际上来说也是你做出的选择——是你选择了站在原地。

    5. 你喝酒吗?你依赖药物吗?你暴食吗?还是都有?

      当你对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感到焦虑时,你不是思考如何减缓焦虑,而是选择用药物来麻痹自己。

       你该做什么: 做一个深呼吸。想象一个积极的意向——它可以让你感受到平和和舒适。尽可能久地与这个意向待在一起。一旦你的大脑远离了恐惧,请马上回到手头的任务上来。

  • 文章信息

    作者:Linda Sapadin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处于亲密关系中的人如果没有安全感,就会一直做出不理性的事情。比如,连续不断地给伴侣发短信,或者总是不停地打电话查岗。或许他们只是想知道伴侣的行踪,如果不得已,他们甚至会去查询伴侣的邮件或者脸书信息。在读这篇文章的你或许有着缺乏安全感的伴侣,或许自己本身就是缺乏安全感的那个人,或许你在不同的亲密关系中分别扮演着这两种角色。

       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只要伴侣回了信息、在脸书上给出了回复或者真正回了电话,他们就会感觉很不错。当然这样的行为并不是最健康的亲密关系的征兆,但是起码能让这么做的人感觉到安全感,所以这在亲密关系中很常见。

       问题在于人们如果日复一日地重复这些行为,就会形成习惯。尽管这些小小的举动无伤大雅,却可能毁掉一段亲密关系。有些人会因为伴侣总是检查自己而生气,有些人会认为这说明两个人之间存在很深的信任问题没有解决。

不安全感的起源

  设想存在这样一个世界:每个人的手中都抓着一些燃料。同时,每个人的心中都燃着一簇火苗,而这簇火苗需要一直添加燃料才能永不熄灭。

   在这里,每个人都会找到跟自己配对的人,而自己手中的燃料可以让对方心中的火苗保持不灭。

   有时候,这种交换燃料的过程非常顺畅。人们如果找到了家人或者朋友,燃料交换起来就非常容易。

   但存在很多这样的时候:人们拒绝给出自己的燃料。

   拒绝给出燃料的人有可能是不愿意对自己的孩子提供足够关注的父母。一个人在童年期的发展十分依赖于他们本身与照料者形成的强烈的亲密关系。婴儿和儿童要想存活下来,跟一个照料者形成依恋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一个孩子在长大的过程中没有得到照料者足够的关注,他们长大后就更容易没有安全感,也不愿意信赖他人。如果一个人在童年的时候有被抛弃的感觉,他们在长大后甚至会怀疑自己有没有价值,也经常会存在一种被遗弃的恐惧。

   有的人之所以没有安全感是因为在以前的亲密关系中被背叛过。如果一个人被朋友或者伴侣背叛了,就会让她/他产生被遗弃的恐惧。他们会感觉受到了伤害,有时候甚至会怀疑自己的价值。他们发现自己很难对别人打开心扉,也不再愿意信任任何人。一旦他们很难信任别人,他们就会不可避免地在一段关系中没有安全感。

   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人心中的火苗会因为缺少燃料而变得越来越微弱。

   所以,一旦有一个合适的人出现并给他们燃料后,他们就会从这个人身上索取很多的燃料,有时候,索取的燃料也太多了。

   为了保证有恒定的燃料供给,感觉不安全的人会尽一切所能:这时他们可能已经开始查看伴侣的短信或者打过多的电话。因为过去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他们已经很难信任自己的伴侣。

   但是这类人从伴侣身上索取的燃料太多,这往往会榨干伴侣的燃料。

   这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一个人为了获取自己的安全感而不惜代价来伤害亲密关系中的另外一个人。比如,因为没有安全感而跟伴侣频繁争吵。这导致两个人都筋疲力尽:其中一个人对燃料索要无度,而另一个人则是不断努力地满足这种巨大的需要。

   正如你所见,不安全感并不是来自现在的亲密关系或者伴侣,而是来自一个人害怕被遗弃、害怕不被爱、害怕不被珍视的恐惧感。

该从哪里寻找安全感

  等待一个人给你燃料只会让你感到缺乏安全感。如果其他人不愿意给你燃料或者他们的燃料在你这里燃烧得不好时,你心中的火苗就会越来越小。如果你的安全感是建立在其他人身上的,那么你就把自己手中的权力交出去了。这也就是当你被拒绝、忽视或者背叛的时候你感觉不安全的原因了。

  自己需要的燃料自己来供给,这样你的安全感才是可持续的。

    1. 自己给自己的火苗加燃料

      可能你小时候就有一种被拒绝感或者在你以前的亲密关系中,其他人不尊重你或者让你感觉自己不重要。要知道,这并不代表你没有价值。

       当你感觉缺乏安全感时,你总是会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认为缺乏的东西上。比如,如果你内心深处认为自己不重要,你就会不断寻求外部的认可,这看似是很自然的事情。

       其实这样并不利于自给自足。相反,做一些让自己感觉不错或者有安全感的事情会让你不再寻求外部认可。去剪个头发,或者参加一个兴趣班,做做你擅长的事情吧。如果你想知道如何才能让自己感觉更好,可以读一些心理自助类的书籍来提升自己的自信。

    2. 让你的燃料独立于你伴侣的燃料

      即使你处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保持自己的独立性也是很重要的。所有健康的亲密关系都是由健康的个人组成的。如果你在一段亲密关系中过分纠缠另一个人,就会导致你们之间的边界很难界定。你就会有种自己的需求被过度分散的感觉。

       当你不再依赖于你的亲密关系来满足自己的需要后,你就会感觉自己的生活更有安全感了。保持自我身份的的统一感并妥善对待自己的需求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在建立这段亲密关系之前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和激情,那就保持住它们。比如,如果你爱好跑步,那就给它设置一个优先权,继续每天早起去跑步。拥有亲密关系之外的个人生活既会让你一直保持着有趣的状态,也会助你成长为更完善的人。

       每个人都有让自己感觉安全的燃料。而大部分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总是尝试从别人身上得到这种安全感。但是依赖于别人来获取自己想要的安全感是一种不健康的行为,而且会榨干这段亲密关系。去做让自己自信和有价值感的事情吧,不要再试图去寻求别人的认可,这样你会发现自己最终获得了一直想要的安全感。所以,点燃你的火苗吧!

  • 文章信息

    作者:Linda Sapadin
    译者:速溶综研 千里

      我们的每一天都是由成百上千的小决定组成的:我要穿这件;我要买这个;我中午要吃这个;我会在3点钟回来;我会回复这个Email;我会删掉这个……

       对某些人来说,这些决定没什么大不了了。但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做决定就不那么容易了,他们会因为要决定做什么而感觉极度痛苦。他们做决定时犹豫不决,即使做完决定还要忍不住回头想一想。

       艾米丽跟丈夫坐在餐厅里。在艾米丽看了几分钟菜单后,她说:“嗯……让我想想啊,我实在不知道点什么好。或许我可以点这个汉堡。不,等一下哈,意大利面看起来也不错。或者,点汤和沙拉也行。唐,你想点什么呢?那听起来也很好吃的样子,我也要点同样的。”

       唐有点儿恼火了,他不明白妻子为什么连最简单的决定也做不了。他告诉妻子自己决定就好了啊,然后保持住这个选择。有时候为了减少她拿不定主意而浪费的时间,他就会替她做决定。但是艾米丽不觉得这是在帮她,反而因为他的“过度控制”而恼火。唐抱怨说:“但是如果我让你做决定,我们最后就什么决定都做不了啊。”

       擅于做决定是一种技能,对有些人来说轻而易举。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选择是令人困惑的,选择令人焦虑,选择会让人失去心灵的宁静,即使做完决定,焦虑依旧在。你的头脑有没有因为想“撤销”前面做过的决定而数小时挣扎不已?情境如下:“老天啊,我要是没那么决定就好了。” 好好做决定的技能已经变得越来越重要了,为什么?因为我们的生活里充满了挑战,既有简单的(点菜),也有艰难的(选择何种癌症治疗手段)。

承认你不可能拥有所有的选项

  决定迫使我们将其他大大小小的可能性拒之门外。因为你不可能把菜单上的菜品都点一遍。总会有没走的路,总会有没人做的工作,总会有没有体验过的经历。如果你跟旧爱结婚就会更幸福吗?你只是在幻想,而你实际上根本不知道。所以,在你觉得必要的时候再去想象“要是……就好了”的情境,如果没有必要,就不要让它占据你的大脑空间。让过去的就过去了吧。活在此时此刻,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会让一切变得不同。

想的越多不见得想的更好

  一般来说,对要做的决定深思熟虑是件好事。但是不要过度。有时候,过量的研究会达到收益递减的程度,会让人更加困惑而不是更加明白。建立在直觉上的好决定跟建立在对无穷数据的细致分析上的决定是一样多的。

不要无休止地延期做决定

  暂缓做决定的时间是有限的。或许你需要更多信息,或许你想咨询你的会计师,或许你想等压力没那么大的时候。但是不要等太久,以致于别人都替你做决定了(比如,“因为你没照顾它,所以我就按我的方式来了。”),或者时间都过去了(比如,“对不起,申请截止日期是上周。”),或者你对自己做不出决定太过不安而做出了非常冲动的决定(比如,“管他呢,我签了算了。”)。

信任你的直觉

  直觉是一种不能让人完全理解的印象、感觉和洞察力,它是信息的重要来源。不要忽视了直觉的重要性。但是不要把直觉跟冲动混淆了。冲动是为了满足当下情绪需要而急切地做出某些行为,而这些行为一旦做出,就经常让人后悔。

   有些决定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但是那并不意味着你做错了事。

   你决定去巡游,所以选了一艘豪华游轮。一切都应该是完美的。可是没想到游轮上的臭虫却让你们全家在五天的旅行中恶心到不行。你特别后悔自己做了这么愚蠢的一个决定。不不不,实际上你做的决定并不愚蠢。只不过是发生了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你的失望是可以理解的。不要对自己太苛刻,也不要因为所发生的事情而自责。

实验室里面其他有意思的地方
也可以转转哦!

MENU

CLOSE